轲雪方岛

专注于周叶、福华福、AC
偶尔写小段子,偶尔撸橡皮章

© 轲雪方岛
Powered by LOFTER

【靖苏】见信如晤

*信件体,是宗主留给景琰的最后一封信
*借用了空间里看到的梗,就是如果怀着爱意去拥抱了一个不爱你的人的话,你就会消失
*全篇发刀子注意

以下正文↓↓↓

********************************************************
景琰:
        见信如晤。
        我特地托蔺晨将这封信和我的死讯一起传达。我知道这对你再残忍不过,但我宁愿黄河倒流,也绝不想再给你任何任性的机会了。
        对不起。
        别哭,景琰,别哭。你知道,我最喜欢看你的笑,这会让我错以为现在离我们的年少时光还那么,那么近,好像一切都还有余地,一切都有希望。
        所以说啊景琰,也许这话挺肉麻,但你的确是我的希望。不管是在林府和你在一起,还是在琅琊阁解火寒毒,亦或是病痛缠身地回到金陵,助你夺位翻案的时候,你始终都是我的精神支柱。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你会在我短短的生命中担任多么重要的角色,但等我察觉到的时候,才惊觉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完全错误的轨道。这个时刻来的太早,也太晚。早得我彷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晚得我穷尽毕生气力都无法弥补。

        我大概是在,你开府的那天发现自己心悦你的。
        你一定还记得那天。那天你一袭红装,正是我最喜欢的那一套。我疑心你是不是特地选的这一套和我出来,但又马上把这想法抛于脑后了。现在回过头想想,也许那就是一个暗示,一个预警。

        林小少爷,你即将明白你面前这个人对你的意义,你即将沉沦在这个人的眼睛里、嗓音里、笑容里。
        林小少爷,你即将万劫不复。

        想来这样的预警,在那天以前定也出现过无数次了。
        可我以前读不懂,幸好我以前读不懂。
        我希望你明白,你那一句“我的就是你的”到底在我心里掀起了多大的波澜。你可能记得我的回复可能不记得,那是我一脸得意的笑:“那我的还是我的,不许耍赖啊”其实我当时心跳快得不行,我突然就觉得你整个人怎么离我那么近呢,我突然觉得你搭在我肩上的手实在太别扭,我突然觉得害怕看到你因了我这一句话而生的爽朗笑容。
        但那时我能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我胡乱想着,这头水牛是真的愿意为我做些什么,他是真的在乎我。那我呢?我能够给他什么呢?我能够配得上他这份在乎吗?
        很奇异地,我就在这胡思乱想中,明白了我对我的发小,从小就在我身边的儿时玩伴到底怀着怎样的罪恶情感。没有醍醐灌顶也没有悉心指导,我就跟明白了太阳每天从同一个方向升起那样自然。大概是因为两者都发生在我生命的每一天。
        你知道我当时很想拥抱你吗?
        我能够察觉到你对我是有喜爱的,但我不敢赌你对我的喜爱和我对你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同一性质。我怕自己一旦赌错,我就完完全全地失去了你。我不仅无法再看到你的红装,你的眼睛,你的笑容,还会让那不受宠的七皇子萧景琰心中那明亮的少年被毁于一旦。当你明白我是怎样一个变态之人之后,定会主动断掉我们的友谊,主动忘掉我这个林殊。毕竟我这次所闯下的祸是我出生以来最大的。
        你对我的放弃对于已经消失的我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我不愿意因为一个赌丢下你一个人。景琰,你很坚强,我既欣赏这一点,又对这多余的美德深恶痛绝。我想要你在我面前示弱,想要你信任我,依赖我,接受我的保护,就像你曾经为我做的那些一样。
        所以我决定继续陪着你,所以我决定做那个值得被你依靠的林殊,所以我没有拥抱你。
        我的罪业,就让我自己来承担恶果好了。
       
        可是对不起,景琰,我没能保护好你的林殊。
        梅岭那场火将他的性命拉到了悬崖边上,却未能净化我罪孽的一丝一毫。
        于是我把你的小殊小心地安顿在心中,自己变成了梅长苏。
        梅长苏第一次和你相遇,是在掖幽庭。我当时看到庭生,问了他的年龄,再加上自己身为江左盟宗主所能收集到的一点情报,已经将庭生的情况猜得七七八八。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遇到如此坚强,如此有情有义,如此让我心旌动摇的你。但我越能感觉到你的优秀,就越不想让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一是不想让你在办事时对我有所顾及,二是怕卸下面具的我在你面前掩盖不住我对你病态的迷恋和喜爱,三是愧疚我没有保护好小殊,你的小殊,你所喜爱的,你所怀念的,都应该是这一个纯洁的,没有罪业的林殊才对。然而我却让他永远沉睡了……
        我救出庭生,一半是出自对祁王哥哥的尊敬和敬仰,一半则是出于对你的愧疚和想要补偿的愿望。我知道这点小帮助和我对你所造成的伤害完全不能比,但我只想竭尽我所能。
        而我第二次想拥你入怀,是我答应助你平案的那个晚上。
        那是你已对我有些信任,与我一起商谈各项事务,我以为自己这个谋士终于能够被你依靠,此处心结解开不少。
        可就在那个夜晚,在面对赤焰案时,在面对那一桩害死了林殊、祁王、林帅、宸妃等亲友和七万赤焰军的谋逆大案,你的眼神是悲愤,是孤绝,是决心。你将平案大任交付于我,自己却硬是担下了十三年的痛苦、泪水、绝望、思念。
        我发现你从未将自己的心交付给我,哪怕只有一小部分。
        在你面前工于心计狠绝无双的梅长苏本不该就这样轻易地差点被这铺天盖地的酸楚和失落压倒的,本不该。
        我不禁想象,如果我一解完火寒毒就马上回来,如果我履行了我的承诺,以林殊的身份陪在你的身边,那么此刻,你是不是会将你的委屈和泪水交付于我?你是不是会给我替你分担你的痛苦的权利?
        但是没有如果,我依然只能以梅长苏的身份,做一个不被依靠的谋士。

        我一直相信你能够认出我的真实身份,但我只希望这一天能够到来得晚一些,再晚一些。
        你快要探出真相的那几天,我几乎夜夜梦魇。梦中总是一片大火,是梅岭。我站在悬崖边,眼睁睁地看着林殊坠入深渊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呼喊他的名字:“林殊——!!!”撕心裂肺的一遍又一遍。待我喊得嗓子嘶哑,便会有一双手恶狠狠地揪住我的领口逼我转身。
        那是你,景琰。
        你的双目血红,脸上身上满是血污,你的眼神愤怒而惊慌:“我的小殊呢?!我的小殊呢?!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不救!!”而我却连动都不能动,只能强抑心头酸楚,机械性地答:“景琰,别怕……景琰,对不起……别怕……”但你依然不肯罢休,反而步步紧逼,睚眦欲裂:“你的命能换小殊的命!”我恍然大悟,我抢走了那个透亮无瑕,没有罪业,值得你和他一起分享人生的林殊。
        于是我倒下,倒向那个改变了你我人生的悬崖。
        待我意识重归现实,我已经睁着眼睛在瞪天花板了。
        你看,不管是靖王府中的林殊,梅岭之上的林殊,你面前的梅长苏,你背后的梅长苏,都是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交换那个配得上你的明亮少年的。

        对不起,景琰,我又食言了。
        我无法陪在你身边,即使以林殊的身份也不行。
        因为现在你的责任已经不在那小小的林府,也不在偏远的边疆。你的责任在于天下,在于所有大梁子民。
        我必须出征,这是我能够帮助你,能够做你后盾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即使这需要以我更多的罪业做代价。
        我希望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哭。
        那天你在城楼上为我送别,我心想这都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了,你怎么不露个笑脸给我看看呢?
        我只好在心里偷偷抱了你三下来安慰你,一下为了靖王府的林殊,一下为了苏宅的梅长苏,一下为了我,单纯的“我”这个人,这个存在。
        我没消失。
        太好了,我还得帮你保家卫国呢。
                                                                                         汝友

********************************************************

*嗯。。写这个就是为了发刀子的,私心觉得宗主其实一直都过不去脱胎换骨这个坎,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小殊了,想表现一下宗主这种心情的矛盾和痛苦吧……而且我看大家写文都是很轻松就接受了自己是gay的设定,秀恩爱也比较肆无忌惮,私心想要写写看稍微真实一点的情况吧

评论 ( 3 )
热度 ( 18 )
TOP